6up中文官方网站 > 6up军事 > 专访 B站up主:在故宫吹竹笛

专访 B站up主:在故宫吹竹笛

[导读]:孟晓洁五岁开始接触音乐。直到七岁时王少平老师来到她的学校招生,一首《塔塔尔族舞曲》让她第一次接触到了竹笛。从那时开始,竹笛成了她的真爱。在小学六年级参加的一次比赛...

  孟晓洁五岁开始接触音乐。直到七岁时王少平老师来到她的学校招生,一首《塔塔尔族舞曲》让她第一次接触到了竹笛。从那时开始,竹笛成了她的“真爱”。在小学六年级参加的一次比赛中,孟晓洁得到了著名笛箫演奏家俞逊发老师的肯定和指导,考上了中国音乐学院附属中学,从此真正走上了专业的道路。孟晓洁是那一届唯一的竹笛硕士,也是唯一的竹笛博士。她打趣地说,

  谈到决定读博的原因,除了张维良老师能带博士这个原因之外,她更想给自己多三年的沉淀时间,更明确地了解自己想要什么。博一的时候,孟晓洁就修完了所有的课程,之后在哈尔滨音乐学院授课、举办了自己的音乐会。她尝试了和电子音乐、电声乐队、弦乐四重奏的融合突破,她前往日本、韩国研究学习各个国家的笛子,填补了国内在笛子跨界民族音乐学的空白。学习音乐的过程中,孟晓洁一直以能接触到不同风格的音乐为快乐。在近期大热的综艺:《我是唱作人》中,她亦参与了百人团评审,并对曾轶可迷幻摇滚、另类摇滚的风格大加赞赏。

  25岁也许在很多人眼中是走向社会工作的年纪,但孟晓洁并不认为自己应该被此束缚。“最重要的是清楚自己内心到底需要什么,自己以后想要一个什么样的生活,想从事什么样的行业,只有当你做出决定之后未来才会不后悔。”

  在与各行各业人的接触中,孟晓洁不断了解不同领域的音乐,尊重每种音乐存在的意义和价值。这三年,她在沉淀,用不减的炽热探索着竹笛这一宝库。

  与其说是为孟晓洁为了成为B站up主而拍摄视频,不如说是因为发布竹笛视频后,她阴差阳错地成为了一个粉丝过万的B站up主。“说实话,在拍第一个视频《unravel》之前,我是不太了解二次元的,只是喜欢听一些个别的BGM或者曲子。我不知道我发了这些东西以后就成了一个up主。”

  这种竹笛的民乐视频不仅仅发布在b站,也包括网易云、抖音、微博等平台。从《权御天下》到《冠世一战》,从《lemon》到《权力的游戏》,从《不染》到火爆全网的《知否、知否》,她着实在b站上收获了大批粉丝。

  想要在B站,这个拥有200万个文化标签、7000个核心圈层的文化社区中脱颖而出并形成较高的区别度,并不容易。孟晓洁的成功,不仅仅得益于她扎实的基本功,更得益于她对新媒体时代传播特性的把握

  “现在是一个视听同等重要的时代,我们不仅要有好的音乐,还要有高质量的视觉呈现。我希望要么不做视频,只配图片或一幅原画,或者是我自己很简单地去做。如果你看到过我的视频,就会发现我的每个视频都比较能够还原原曲场景和风格。在做视频的过程中,也需要有一个对美的追求”。在她的视频里,“汉服”与“故宫”似乎也有着一种遥遥相对的情谊,一种无言胜有言的默契。

  孟晓洁谈到,第一点要抓住乐曲的风格和特点;第二点是要在第一点基础上,最大程度地发挥出手中乐器的特色。“比如超时空要塞《禁忌的边界线》那首,可以说是颇具风情。于是我就会抓住它的特点,使用大量的滑音和气震音。而《lemon》全都是非常干净的音,风格比较现代,不适合加太多的中国元素。再比如《权力的游戏》,我主要将它表现为同一个旋律在进行不同的重复变化,”孟晓洁说。“我会用滑音来表达《禁忌的边界线》中热情的风格。我会利用不同笛子音色和音域的区别,为《权力的游戏》营造层次感。我会发挥出笛子的特色,尽量分出很多不同的类别去演奏。这也是我认为要把握住的亮点。”

  “但是,我们同样不能因为是一个流行歌曲,或者一首西洋风格的音乐,在演奏的时候就盲目地去追求西洋的感受。”孟晓洁说,“做出真正意义上的自己国家的民族音乐才是我们需要的东西,是真正可以流传下去的东西。”

  被问及如何定义自己的演奏风格的时候,她直言“大气”、“洒脱”和“细腻”是她想让观众感受到的。中国幅员辽阔,每一个地区都可能有不同的民族音乐的风格,因此这个时候就会用到不同的笛子。梆笛、曲笛、低音笛等等都有不同的性格和形象,演奏出来的感受也不一样。“拍视频最重要的不是你的风格,因为你的风格是可以在你的音乐里就可以表现出来的。而视频中更多的是要根据你的曲目,去更加贴切地选景、选择音乐、选择你自己要表现的形象。”

  作为中国民乐的继承者和传承人,她坚信民族的才是世界的。在中国音乐学院学习的十三年里,她多次代表文化部和中国音乐学院出访亚非欧美多地做音乐交流。民乐在外国人眼中是高端大气的代名词。以前国人对民乐的态度是“以之为美,却束之高阁”。但近年来,来随着大众审美水平的提高,民乐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大众视野中。

  嘻哈说唱歌手GAI《火锅底料》《沧海一声笑》中加入唢呐、琵琶等中国民乐元素;李健的《红豆曲+一生所爱》加入的箫成为全曲点睛之笔。民乐在大众眼中逐渐不再被束之高阁,而成为了雅俗共赏的音乐,这让她十分欣慰。更惊喜的是大众将此作为引入,逐渐主动地去欣赏民乐传统作品。近年来更多人了解学习笛箫,考入音乐学院的学生文化课成绩越来越高,这都是民乐正在向好发展的表现。

  “观众的音乐鉴赏能力越来越强了,比如《千本樱》这首曲子,以前大众认为吹得越快就越好,现在并不成立。”她用“专业”二字要求自己精益求精、不能懈怠。“我有责任告诉大家——国乐可以多么地好听、多么地高级、多么地酷。”

  在刚落幕的《歌手》中,龚琳娜老师唱了《庭院深深》。然而这首艺术歌曲却并没有得到大多数观众的接纳,只能遗憾离场。在节目的后期采访中,龚老师哽咽到:“我相信我唱到七十岁,唱到九十岁,观众会明白我的。”是的,时间会给出答案,就像龚琳娜老师对于中国诗词的追求和期待那样,有一天,国人也会以我们的民族乐器为自豪。

  专业学习竹笛21年的孟晓洁一直在追求将笛子自身洪亮、具有穿透力的音乐特点表达出来,掌握不同地区的音乐风格和表现音乐风格的演奏技巧,使自己的音乐直入人心的同时,又好像没有多加修饰。

  这样的视频她还会继续拍下去,这样的曲子她还会继续吹下去,这样的大气洒脱、细腻温婉她还会继续传递。

  在看《魔道祖师》时,你有没有被其中的音乐所吸引呢?孟晓洁老师收到网友们的呼唤,也将发布其中某些乐曲的视频。究竟是同人歌《魔道殊途》,是《魔道祖师广播剧》主题曲《何以歌》,还是定情曲《忘羡》呢?就让我们共同期待孟老师给我们的惊喜吧!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6UP中文网-PokerStars扑克之星-PokerStars官网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/js/334.html
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